大力发展的互联网_新闻报道门户网
主页 > P生活邦 >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 >

虚构事物和集体想像建构出的人类大历史

来自马来西亚,现居风城。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,研究工作之余,嗜好读读书、看看戏、写写作、骑骑车、踏踏青、逗逗猫。

《人类大历史:从野兽到扮演上帝》(Sapiens: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)在国际畅销书榜上很红,是《纽约时报》科学类书籍的第一名!

我对这类跨几千几万年的全球「大历史」很感兴趣,但也了解因为时空跨度的关係,总有些地方照顾不到而有疏漏或不精确。在读《人类大历史》之前,也抱着这样的想法,可是一读《人类大历史》,却整个惊呆了。一般上而言,人文学者对许多科学研究的意涵掌握得很粗浅,这是专业有专攻,即使大师也甚少都全面顾及。可是,哈拉瑞(Yuval Noah Harari),这位最初专研中世纪史和军事史的历史学者,居然对科学研究的精确掌握并且涉及的层面之又深又广,他的博学多闻真的是到令人震惊的地步!

更令人讚叹的是,他用极为深入浅出的优异文笔,把人类历史的各种複杂面向,用生动有趣的方式呈现,读起来丝毫不吃力!难怪可以这本在 2012 年以希伯来文出版的以色列畅销书,能够陆续翻译成二十三种语文!英文版还成为最畅销的科普书!这在英美书市是异常罕见,因为英美已经有许多优异的学者和作家,极为大量的着作都是以英文为原文出版的,外文书能有机会被翻译成英文书已经很难得了,还能成为畅销书榜首,是难能可贵中的难能可贵。想知道原因吗?不要怀疑,只要你读了《人类大历史》,就一定懂的!

《人类大历史》作者哈拉瑞任教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,2002 年在牛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。最独特的是,哈拉瑞给各国的版本都是量身订做的,书中举例尽可能选用当地熟悉的史实,《人类大历史》书末的〈译后记〉中,译者林俊宏也提到他在翻译过程中得到哈拉瑞不少帮助,这样的用心是很难能可贵的。

《人类大历史》英文书名中的 Sapiens,是我们人类的种名。基本上,人属(Homo)的物种就可称为人类,现在地球上基本上只有一个人属人种,也就是我们智人。可是十万年前,地球上至少有六个人种。基因体学的研究发现,儘管有些人种似乎灭绝了,可是我们还留有他们的基因,欧亚现代人类族群有 2-4% 的 DNA 来自尼安德塔人,大洋洲的美拉尼西亚人和澳洲土着最多有 6% 的 DNA 来自丹尼索瓦人。关于这部分,请参考瑞典裔德国科学家帕波(Svante Pääbo)的好书《尼安德塔人:寻找失落的基因组》(Neanderthal Man: In Search of Lost Genomes)。

现在不仅剩下一个物种,还是世界上遍布最广的物种。《人类大历史》就是在写我们这个物种的所有历史,野心超巨大。他从认知革命、农业革命,到科学革命谈到生物科技革命,从帝国主义、资本主义,到自由主义谈到消费主义,从兽慾、情慾、谈到物慾,从兽性、人性、谈到神性,他学识之渊博足以吓人。

《人类大历史》指出,通常,描写文字发明之前的年代,是生物学家、考古学家的专长;但是文字发明之后的年代,则是历史学家、政治学家和经济学家的擅场。哈拉瑞在《人类大历史》精準地掌握了生物学、考古学、历史学、政治学和经济学的複杂观念。哈拉瑞还表示,他希望这本《人类大历史》能填补传统史书的三个鸿沟:一、历史观与哲学观之间的鸿沟,他要提供有史实根据的深刻哲学思考;二、人类和生态系统之间的鸿沟,他要让读者多从生态系来思考,而不是只讲人类的利益;三、集体和个人之间的鸿沟,他要检视历史事件如何影响到当时一般人的生活,例如当时的平民感受如何?有没有人更幸福或更悲惨?

在《人类大历史》中,哈拉瑞提出我们整个物种从十五万年前在非洲草原演化出来后,历经了三大「革命」才成为现代文明的样子。第一个是发生在七万年前的「认知革命」,我们人类变得聪明起来,能够透过语言来聊八卦;第二个是发生在一万一千年前的「农业革命」,我们的祖先开始不再四处游蘯而定居了起来,成为农田的奴隶;第三次是发生在五百年前的科学革命,随后引发了两百五十年前的工业革命,还有五十年前的资讯革命,以及现在正在发生的生物科技革命等等等。

在七万年前,我们的祖先发展出语言,主要功能可能是为了聊八卦,这个功能很重要,在一个社群中八卦有时候攸关生死,因为八卦原本不是用来关心女星和谁上床的,是社群中趋吉避兇的重要资讯,毕竟几万年前智人是小团体共同生活的,八卦主角都一定是认识的人;我们祖先也发展出抽象思维的能力,能够想像出从未存在过的事物,他们还可以和更多人进行複杂的协力合作,于是从只能啃食虎狼吃剩的残骨的可怜虫,转为跃居食物链顶端。

这个认知革命很重要,因为往后智人成为一个能够散布到全球的物种,靠的是我们能够组成各种团体同心协力,靠的不仅是血缘关係,我们还能和陌生人合作,因为认知革命让我们能够有共同的信念,为一个大家都共同相信的价值奉献,这让智人能够结合成凝聚力强大的团体。例如国家认同、民族认同,都是原本不存在的,是人类的集体想像,而且还会为了捍为这样虚构的集体想像而抛头颅、洒热血互相残杀。印巴、欧洲巴尔干半岛和非洲不久前发生的内战和种族仇杀,互相杀红眼的人们,很多从前世世代代都是相安无事的邻居,只是有一天有了新的认同,就为了「集体想像」而抄起家伙杀人不眨眼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